<i id="jr355"><menuitem id="jr355"></menuitem></i>
    <form id="jr355"></form>
    <address id="jr355"><form id="jr355"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<nobr id="jr355"></nobr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jr355"></address>

          作者:

          耗子精的故事
            此時熊貓媽媽回來了,鐵柱見熊貓媽媽臉色正常,知道寶貝沒有掉進廁所里。她抹抹眼淚,心里這才踏實點。
            熊貓媽媽走到站在鐵柱身旁,安慰她說:“這孩子膽小,她是不會跑出去的,但是她會藏到哪去呢?”
            兩人正在琢磨,董得多從自己的屋子里伸出頭來,沖兩人招招手。
            兩人急忙跟著走進大倉房。
            屋子里的東西都在那擺著,根本藏不住人。
            鐵柱囁嚅道:“這兒我也找過了!
            兩人正在疑惑,董得多走到床邊站住,向下看去。
            兩人走近一看,床下放著董得多的棉鞋。寶貝躺在鞋子里,身子縮在里面,頭正好在鞋跟那兒露出來,仰頭閉著眼睛睡得正香。
            熊貓媽媽一眼尷尬,鐵柱破涕為笑。
            董得多輕聲說:“這個小淘氣!她也不嫌臭!闭f到這兒他轉頭看向兩位女士,有點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。
            熊貓媽媽彎下輕聲呼喚寶貝:“寶貝、寶貝,醒醒,醒醒,怎么睡著了?”
            寶貝慢慢睜開眼睛,看到他們,慢慢坐起來,揉著眼睛看看媽媽又向鐵柱,嘴里嘟嚷:“柱柱貓貓!
            鐵柱彎腰抱起寶貝,問她:“你可真會藏呀?怎么睡著了?”
            寶貝睜著大眼睛,茫然地看著鐵柱。
            熊貓媽媽問鐵柱:“不是不來不及做飯了?”
            鐵柱有些羞赧地點點頭。
            熊貓媽媽說:“要不就簡單做點什么吧,面條啥的都行,不用太費事!
            鐵柱想了想,心里有了主意。
            鐵柱抱著寶貝,一邊柔聲和她說話一邊往屋里走。
            熊貓媽媽看著她的背影小聲對董得多說:“小董啊,你要是有鐵柱這樣的姑娘做媳婦,你可太幸運了。這姑娘真是百里挑一呀!你父母的眼光可真好!”
            董得多迅速地看了熊貓媽媽一眼,微不可察地笑了一下。兩人心里一塊石頭落地,立刻趕回商店去了。
            放學了,同學們往回走。
            胡鬧率先走出教室,胡蘿卜急忙追上去一下摟住胡鬧的肩膀,胡鬧也沒有掙開他。
            二蛋走在后邊,心想:見看來靈魂的雙胞胎不知道什么時候又和好了。他急忙跟上去在后邊仔細觀察,發現胡蘿卜一邊走一邊歪頭看著胡鬧,臉上還露出諂媚的笑容。
            二蛋緊走兩步,跟上二人,問他們:“哎哎,你們今天到底怎么了?早上那么緊張,這會兒又好啦?到底擁乎啥呀?”
            胡鬧沒說話,看了看胡蘿卜。
            胡蘿卜急忙解釋:“哎呀,小事一樁,都是誤會、誤會!
            二蛋正莫名其妙,走在后邊的蘑菇答腔了:“是誤會。昨晚有人偷了大姨給的茶葉蛋,早上胡鬧承認是他偷吃了,媽媽差點當真,正準備教訓他的時候,某某才站出來承認是他吃的,害得胡鬧都沒嘗到茶葉蛋的滋味!
            不用說,這某某肯定是胡蘿卜了,周圍人的目光齊聚到胡蘿卜的身上。
            胡蘿卜感到難堪,這種感覺立刻轉變成萬丈怒火,他回頭問蘑菇:“你咋那么欠兒尼?像個燈似地,用你道道去①呀?你不說話能憋死嗎?”
            蘑菇板著臉回答:“不能!”然后突然齜牙一笑,說:“能憋瘋!”說完蹦蹦跳跳地走了。
            胡蘿卜看著蘑菇的背影氣得直喘粗氣,嘴里恨恨地說:“咋這么煩銀呢你說!她這個煩銀勁兒像誰呢?”
            收回視線,卻見胡鬧和二蛋都看向自己,于是指著自己的鼻子問:“像我呀?不是吧?她有我煩銀嗎?不是,我比她煩銀,哎不是,她可比我煩銀多了!都把我氣糊涂了!闭f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。
            胡鬧問胡蘿卜:“像個燈是啥意思?”
            胡蘿卜瞅瞅二蛋:“二蛋不老說欠兒燈欠兒燈地嗎?不是那個燈嗎?”這回不只二蛋和胡蘿卜,周圍人都笑了。
            鐵柱抱著寶貝進了廚房,把寶貝放到一旁,系上圍裙準備做飯,一邊和寶貝商量:“寶貝呀,我得做飯啦,你自己玩,好不好?”
            寶貝看著她說:“不好,講故系(事)!
            鐵柱只好妥協:“好吧,那就講故事。從前有個山,山里……”
            寶貝扭著身子嚷嚷:“不要不要,講新故系(事)!
            鐵柱一邊麻利地擇菜,一邊答應著:“好好好,講新故事。講什么呢?對了,講個打耗子精的故事吧!
            寶貝奇怪地問:“什么系(是)耗幾(子)?”
            鐵柱苦著臉想了想:“就是老鼠、田鼠!
            見寶貝似懂非懂,鐵柱解釋:“上次我不是給你講了一個‘小老鼠,上燈臺,偷油吃,下不來’的歌謠嗎?那個老鼠就是耗子。它呀,尖尖的嘴,長長的尾巴,小小的身子 ,喜歡吃糧食、蛋和油,大部分耗子住在地洞里!
            寶貝點點頭,好奇地睜大眼睛,認真地聽著。
            鐵柱一邊干活一邊開始講故事了。
            “從前有個兔子大嬸,她呀上山干活兒,干什么呢?刨地,準備種菜。她刨呀刨呀,不小心刨死了一窩小耗子。老耗子從地洞里鉆出來了,變成一個好大好大的耗子精,她兩眼通紅,惡狠狠地吼:‘好哇!你把我的孩子們都給刨死了,我要吃了你!’”
            “兔子大嬸嚇壞了,她苦苦哀求,想讓耗子精放過她,但是耗子精堅決要吃了她,她只好求耗子精讓她回家吃頓飽飯,晚上再來吃她。耗子精答應了!
            “兔子大嬸回到家磨面,一邊拉磨一邊哭、一邊拉磨一邊哭。她的眼淚一滴一滴落到石頭滾子上,歐,就是石磨滾子。石頭滾子精就問她:‘大嬸大嬸你哭啥呀?’兔子大嬸哭著說‘我把耗子精的孩子刨死了,耗子精說等我吃了晚飯她就會過來吃我!^滾子精問她晚飯吃什么,她說吃香噴噴的蔥油餅。石頭滾子精說‘得了,你給我帶一份兒吧,等我吃完了,我幫你打她!
            “兔子大嬸一想到耗子精那么大的身形,心中還是害怕,又一邊拉磨一邊哭、一邊拉磨一邊哭。這時,院子外一只大公雞打這路過,他聽了兔子大嬸的哭聲走進院子問她:‘大嬸大嬸你哭啥呀?’兔子大嬸哭著說‘我把耗子精的孩子刨死了,耗子精說等我吃了晚飯她就會過來吃我!蠊u問她晚飯吃什么,她說吃香噴噴的蔥油餅。大公雞說‘得了,你給我帶一份兒吧,等我吃完了,我幫你打她!f完就去一邊等著去了!
            “兔子大嬸心里還是害怕,又一邊拉磨一邊哭、一邊拉磨一邊哭。這時,院子的外邊路過一只大花貓,她聽了兔子大嬸的哭聲走進院子問:‘大嬸大嬸你哭啥呀?’兔子大嬸哭著說‘我把耗子精的孩子刨死了,耗子精說等我吃了晚飯她就會過來吃我!蠡ㄘ垎査盹埑允裁,她說吃香噴噴的蔥油餅。大花貓說‘得了,你給我帶一份兒吧,等我吃完了,我幫你打她!f完,她也到一邊等著去了!
            “兔子大嬸心中還是害怕,又一邊拉磨一邊哭、一邊拉磨一邊哭。這時,院子外蹦進來一只青蛙,他問大嬸:‘大嬸大嬸你哭啥呀?’兔子大嬸哭著說‘我把耗子精的孩子刨死了,耗子精說等我吃了晚飯她就會過來吃我!嗤軉査盹埑允裁,她說吃香噴噴的蔥油餅。青蛙說‘得了,你給我帶一份兒吧,等我吃完了,我幫你打她!
            “兔子大嬸一看這么多人幫她,心里這才高興起來,做了好多的蔥油餅給大家吃了。吃完飯,大伙商量了一下,讓兔子大嬸躲到柜子里;石頭滾子精趴在房頂上;大公雞躲在門后;大花貓藏在灶坑里,青蛙則躲在水缸里!
            “半夜里,耗子精來了,她見屋子里沒點燈,在門外喊:‘快給我出來,我要吃了你!米哟髬鸲阍诠褡永镏倍哙,不敢吱聲。耗子精見沒人答腔,摸黑打開門,剛進屋,躲在門后的大公雞一下子跳出來在她眼睛上啄了一下,把她的一只眼睛給啄瞎了!
            “耗子精疼得大叫一聲,摸索著來到灶臺前,想點燃灶坑里的柴火,照著亮看看到底是誰把她眼睛弄瞎了。她剛拉近灶坑,大花貓伸手一下把她另一只眼睛給抓瞎了!
            “耗子精疼得直蹦,她摸到水缸旁,打開水缸蓋兒,想用水洗洗,青蛙跳出來‘噗’地噴了她一臉水。耗子精嚇壞了,心想:怎么這么多人哪,她栽栽棱棱①地跑出屋子,剛出大門,石頭滾子精一翻身,從房頂骨碌②下來,一下把她砸死了。這時候青蛙在地下蹦著高哈哈大笑,嘴里喊:‘滾兒呱該砸!滾兒呱該砸!’”
            寶貝也拍著手哈哈大笑,笑了一會兒才想起來問:“滾兒呱砸系什么?”
            鐵柱搓著手上的面說:“大概是說石頭滾子精你滾得好啊,那個耗子精該砸呀!”
            寶貝聽懂了,又笑著拍起手來。
            鐵柱哄寶貝:“聽話,去客廳里玩一會兒玩具,我給寶貝做好吃的飯,好不好?”
            寶貝聽了新奇的故事,還沉浸在里面的情景中,她高興地點點頭,被鐵柱抱下地后,自己出去了。

      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      ①栽栽棱棱:歪歪斜斜、踉踉蹌蹌。②骨碌:滾下來。
          ←上一章 下一章→
          以上顯示的是作者精選展示的最新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選評論, 請點擊這里
          文章收藏
          為收藏文章分類


            人与性